海賊王 30題同居 散寫 I

渣文筆

各種私設

OOC

各種OOC

復健中


1.相擁入眠

艾X魯 親情向 薩波離開之後 艾斯出海之前


今天卡普又來問候他可愛的兩個孫子,已經從小鬼頭跨入到毛小子的倆人仍口口聲聲的宣揚成為海賊的志向,也因此免不了一陣追逐跟胖揍。

卡普注意到隨著年齡的增長,艾斯眼中的絕望跟悲傷慢慢成為野心跟對弟弟無盡的疼愛,平常毛毛躁躁不太思考的卡普此時也感到一點欣慰,這個敵人的遺子,從未見過自己罪大惡極的父親,在自己一手拉拔大下卻仍淹沒在別人的恨意裡的小子,似乎漸漸找到了變強的動力。

卡普注意到,他拳頭揮出去的時候,總是先打中艾斯才把魯夫擊飛,到處坍塌的山壁或是折斷的樹幹也都會被艾斯擋在命中魯夫的範圍之外。

而仍顯稚氣的魯夫也總是會慢一拍的要擋在艾斯的前面,還大聲嚷攘著「不要打艾斯!」跟貌似被保護的艾斯口中的「不准打魯夫」相映,當然隨後兩人的慘叫聲響徹了整片後山。


今夜卡普追打他們到三個小鬼胼手胝足架起來的堡壘裡已然深夜,索性兩少年就睡下了,「老爺子今夜負責看守..喔!」「不准打艾斯!」


也罷,卡普快速的拿來了酒,對著灑進來的月光獨飲,一邊想著兩個小子一路走來的樣子...

這邊魯夫睡得四腳朝天,距離本來躺的樣子已經轉了半圈,雙腿跨到了艾斯的胸膛跟肚子上,一隻手壓在草帽上,涼被已經踢到一旁。

艾斯睡的極不安穩,口中不斷囈語著,卡普聽聞,轉頭已經看見艾斯的拳頭握緊,眉頭緊蹙,額角青筋浮現,「...你們...都去...羅傑..去死」

卡普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艾斯的恨跟沒有雙親的孤獨在夢中具體化成那個已經遠去、惡名大噪的父親跟許許多多醜陋而充滿血腥的臉孔。

這些人,其實並不比羅傑好上哪去,差得多了,卡普又灌了兩口酒,那種恣意詛咒、漫罵別人的樣子,卡普心中十分不齒。

但卡普並不打算叫醒艾斯,身為將來的海軍重將,身為一個男人,總有些黑暗要勇於面對。

只是卡普的眼睛並沒有從做噩夢的艾斯臉上移開,背對月光的他表情隱沒在黑暗中。


一陣輕響讓想起羅傑生前的樣子而有些失神的卡普回到現實。

聲音來自魯夫,他又開始轉動,像指針那般,一次一隻腳,伴隨著艾斯越來越清楚的囈語,「該...活著...死....在乎」,然而讓卡普驚訝但卻不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魯夫轉了一圈半,居然好端端的睡到了艾斯的身邊,一隻手還橫跨過正在做噩夢的少年,一隻腳──拜惡魔果實能力所賜──已經卷在少年的小腿上,模樣就像章魚扒著竹竿,煞是可笑。但這樣緊密的懷抱越讓艾斯緊皺的眉舒緩,拳頭也慢慢放開,他的囈語隨著胸膛的起伏漸趨平緩而悄聲。


夜越來越深,涼意更甚,卡普終於起身拾起了被遺忘的涼被,蓋在抱在一起的兄弟上,西下的月光爬到艾斯的臉頰,他帶著笑容打著呼嚕,而魯夫臉埋在艾斯的手臂旁,似乎也有笑意。

卡普在天要亮的時候起身離開,他並不去猜測兩兄弟睡顏上的笑容是夢到了什麼樣的場景,漸漸隱去在林子裡的他,爽朗的笑著,「大概夢裡有彼此吧哈哈哈哈....」

而樹屋裡的倆個小子因清晨夜露寒涼,已經本能地把彼此緊緊抱在懷中,就像要揉進彼此的生命裡。


9.相隔兩地的電話

羅X魯  龐克哈撒德剛結束,私設羅私底下稍微透露他跟多佛朗明哥的往事而且讓魯夫超級不開心


「嚕嚕嚕嚕嚕嚕」 這頭,高大的男人挑眉,接起了電話蟲,「?」

「喂!我是蒙其‧D‧魯夫,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托拉男你幹什麼!」戴著粉色墨鏡的電話蟲一下子兩個大眼圓睜,一下子又有了黑眼圈,「唐吉軻德‧多佛朗明哥,」這下是熟悉但冷漠的聲音,被指名的人正要回答,電話蟲似乎又易主「我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草帽屋,先把電話給我...」「我是要成為..哀...凱薩在我們手.....我就說了!....」「凱薩在我們手上,如果你....」「遲早要成為海賊王的人是我!!!」多佛朗明哥在這一頭還沒搭上任何一句話,方才他隱約似乎聽到關於凱薩成功被捕的消息,前驅部隊水牛跟baby-5又失去聯絡,看來已成定局,他正要說話,對方的爭執惹的電話蟲一半是可笑的樣子吼著一半似乎極為頭疼的安撫著,「先讓我講完....就給你講...」「什麼七武海我要通通....」已經不是很高興得多佛朗明哥索性掛了電話,雙手手指扭著,拉著線就往踩著雲的通路龐克哈薩德方向而去。


這方,千陽號上,絲毫沒注意到電話蟲已經被掛斷的倆個船長還在爭著唯一的可憐的話筒,連電話蟲頭上的迷你版白色絨帽都被揮開....其他船員也一哄而散,一旁的凱薩正在對著自己悲慘的命運落淚,這方兩位船長似乎終於達成協議,羅一手已經環在雙臉氣鼓的魯夫胸口,一手拿著話筒正要說話,才錯愕的發現對方已經先掛斷連繫。


12.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所以你當初怎麼會找狸貓來當船員?」帶著白色斑點帽的男人問,

「七段變化,嘻嘻嘻嘻,」他壓了壓帽沿,「而且是馴鹿喔,那那隻大~白~熊呢?」

「...」帶著斑點帽的男人低聲說,

「摁????」帶著草帽的男人把耳朵都要貼在另一個人的胸口,也幾乎聽不到.....「什~麼~啊?」

「....」斑點帽男人似乎又快速說了什麼,隨即就壓著帽子不說話了。

「嘻嘻嘻嘻我聽到了!」無法在一個地方待超過五分鐘的船長蹦蹦跳跳的離開,在兩人都沒注意到的角落一朵耳朵開成花瓣,一個在看書的女子笑了出來。


『我喜歡毛茸茸的東西』意外的可愛呢,我們的同盟船長。




评论
热度(2)

© Schweinski4ever | Powered by LOFTER